主页 > P生活邦 >曾在特战部队里见识过接近死亡的那一刻,所以我成了最好的推销员

曾在特战部队里见识过接近死亡的那一刻,所以我成了最好的推销员

归属:P生活邦 日期: 2020-07-16 作者: 热度: 169℃ 544喜欢

曾在特战部队里见识过接近死亡的那一刻,所以我成了最好的推销员

我实在很想说,这是趟多幺漫长和疯狂的旅程啊!但这种话听来很像高中毕业纪念册上面那种又蠢又老派的陈年留言。而且,高中小鬼有啥资格跟人家说什幺「漫长」和「疯狂」的旅程?至少,从我的经验来看,这其实没有那幺疯狂,而且只有十二年。因此,如果不打算这幺说,那幺,为了这几集故事下个总结,我会说,终于,一切都过去了。

其实,我真的觉得,我已经把过去十二年所有的一切都说完了,有关于我在西点、在陆军正规部队和在陆军特种部队所有的一切,全都说完了。这世界上,没有什幺人真的会:一、愿意乖乖坐着听我说,以及二、了解这所有的过程。而且,即使我只是想跟人聊上三十分钟,甚至只是详细解释这些故事中的其中某一则的某个背景,希望对方能够完全理解我究竟在说什幺,也不会有什幺人愿意听的,而且这幺做,在人际关係的发展上也不怎幺适合。坦白说,即使跟我最要好的朋友欧文进行这幺长时间的交谈,也是很不合适的。欧文是我西点军校的同学和特种部队同袍,那时,我们坐在我们公寓面海的阳台上,吹着沖绳的海风,喝着Orion啤酒,彻夜长谈,聊起这些事情的很多细节。基于这个原因,我很感谢有机会能把这些经过写下来,把这些大大小小的细节完整的呈现出来──然后,那些真正有兴趣的人,就可以好好读一读我的故事,也可以代入性地看一看,我在特种部队及陆军正规部队那短短期间内的种种见闻。

在我开始撰写这一系列故事之后,我听到读者提出的最大问题就是,好吧,那你现在到底在干嘛?甚至连跟我一起上过特种部队选拔课程(Q Course)的老同学们对此也一样好奇,因为我并没有在任何社群网路中透露太多关于我目前行蹤的讯息。好吧,如果我想让大家知道,我就会把我的真实姓名写在书里,那幺,我在这三本书中所写的所有故事,就会呈现出比较强烈的「嘿,看看我」的感觉,而不是我在这三本书中所採取的「如果你喜欢就看,不喜欢就拉倒」这种无所谓的态度。因此,抱歉了,我不会公开说出我到底是谁,以及我现在正在干嘛等讯息。但不要担心──我现在依然在踢别人屁股和找别人麻烦,只是和以前不太一样(当我这样说的时候,我是指在高速公路底下驱赶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以便占据最好的纸箱位置)。

从我在美国军中的战时经验中,我确实是训练出了一些很不错的优势,我想,跟我同一时期的弟兄们大部分也是如此──如果可以让我短暂快乐一下,我倒是很乐于回想一下,我从所有的这些经验中究竟学到了什幺。其中一项就是,我们全都很善于简洁陈述和执行大规模与複杂的计画。因为我们全都曾经长时间坐在指挥官的位置上,所以,我们都是很杰出的经理人和领导者;我们很擅长处理充满压力的情况,并且做出困难的决定。我想,这些都是大部分人或雇主在我们身上看到的一些很「明显」的优点,所以,他们才会如此急于聘用那些受过战火洗礼的各级军官。而事实上,确实有大批这样的军官成群结队地离开美国军队,进入私人企业,追求所谓「正常的生活」。

但是,我很想指出,另外还有些优点,是绿扁帽军官所特有的,他们把这些优点带进平民世界里,我想,这些东西会有助于解读这些经验可能对于一般读者具有什幺意义。其中之一,因为在绥靖作战时期,我们必须和游击队领袖或部族族长建立良好关係,所以,我们都变成很杰出的推销员。喏,我的意思并不是说,我们是很棒的推销员,很会挨家挨户推销雅芳(Avon)之类的化妆品(人们可能不太喜欢让受过训练和考验的杀手出现在家门口),而是指我们很会推销理念和很会沟通,不管是在什幺危险的环境下。我们经常不断努力和採取所有必要行动,以便和在外国土地上的那些文化及个性差异极大的人们建立起那种难以捉摸的和谐关係。例如,如果我想要和一位中年澳洲商人建立起客户关係,那有多困难?但是,在特种部队时,有时候,我必须走进一位阿拉伯酋长家里,屋里都是他族里的同辈领导人,当我在他长满鬍鬚的脸颊上吻了好几下时,心里却在想着,这会不会是个陷阱,我们会不会在几分钟后全部被杀身亡。对我来说,在目前这种承平时期的民间商场里,带一位客户出去吃顿晚餐,然后再喝喝酒,根本什幺压力也没有。但是,在过去,我经常必须去进行高度可疑和危险的「跟客户见面」的工作。

绿扁帽工作中另外还有一个部分,是可以很顺利地运用在私人企业里的,那就是企业家精神。我百分之百承认,要当一名企业家是需要胆识的──这方面的风险很高,而且自我怀疑的这种情绪,一定会不断地出现在你的意识里。坦白说,我认为,特种作战一般都会发展出几种不同型式的勇气,并且会被用来很完美地处理这种压力──我希望,读者们能够认识清楚,一位真正的特种部队战士并不只是「身强体壮」和会破坏东西而已。事实上,当我们在祕密和绥靖作战的阴暗世界里工作时,我们必须考虑的东西比这些多太多了。除此之外,特种部队军官很习惯在他面前摆上一张空白时间表,然后去想出在这段时间内必须去做些什幺,才能够完成特定目标,这就是他的工作挑战。在取得为实现他的目标和执行计画所需要的预算和资源之后(例如,写出一份计画书,然后说服投资者接受这项计画),特种部队人员接着就会把这些资源和计画转换成现实,在一段一定的期间内,执行高度複杂和有生命危险的计画,因为他是第三世界里的某个不安定的小国里的唯一美国代表。如果这还不能转化成企业家所要求的能力,让他能够去推销某个理念、处理风险,然后完成目标;那幺,我就不知道还有什幺别的能力可以这样做了。我想,这当然也是我目前所拥有的最大优势了。

最后,在有关于退伍后的职场生活优势上,我要说,特种部队这些家伙很擅长在公司企业的「权力斗争」和「背后捅一刀」的环境中生存,儘管我目前很看不起这样的职场环境。对我来说,进入私人企业其实是很好玩的,只是有很多人警告我,还说一些有的没的──嘿,老兄,这其实跟和外国军队合作是一样的,甚至跟一些不友善的盟国或组织合作,像是韩国军队,或甚至美国陆军步兵,也完全相同。每个人都在努力运作,想要求得生存。实际上并不会因为军中的阶级制度比较严格,就表示作属下的,不会使用更微妙的手法来暗地陷害他们的指挥官,同袍之间也会如此相互倾轧陷害──要我来说的话,我觉得,在军中这种社会主义式的环境中活动和运作,其实更为困难得多,因为每个人都知道,一般来说,军人是不会被开除的。当然,他们可以被调职,这已经接近是一种羞辱了,但他们都不必担心会薪水被扣而造成生活困难。相反的,公司企业的环境似乎会强迫员工必须要听经理的话,而且甚至要十分听话,因为薪水的多寡是以这样的关係来决定的。所以,对我来说,我得出了下面的结论:在私人公司企业里,作为一名经理人,在很多方面都不能太随便,因为所有人都有可能随时被开除,风险也很大,而在军中,你不太可能被开除。因此,军中人员实际上比较不友善,也不容易共事,不过,其间的差异是挺微妙的。